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公司介绍

澳门赌场董事长崔维星:做自己 快递华为?小版顺丰? 德邦快递

时间:2018-09-20 20:12:27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在7月2日的那个夜晚,当德邦快递(以下简称“德邦”)董事长崔维星站在北京水立方的聚光灯下一举撕掉贴在德邦身上22年的“零担”标签、正式宣布更名“德邦快递”时,物流圈不少业内人士或讨论、或质疑,或不解。但是对于崔维星和德邦来说,这并不是一时兴起。

  9月18日,在参加2018夏季达沃斯论坛之际,崔维星接受了包括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内的少数媒体专访,首次对外就公司更名和战略转型“揭秘”。
 
  实际上,被称为“零担老大”的德邦此次战略转型,可谓从蓝海跨入竞争激烈的另一片红海,顺丰、通达等公司在这边红海早已厮杀不休。崔维星坦言,十年前甚至不懂快递应该怎么做,更名后竞争压力确实大了不少。不过他也表示,虽然起家于零担快运,但是德邦在大件快递市场仍然看到了更大的机会。
 
  同时,可能与个人性格有关,崔维星说自己干什么事表面上看都是挺慢的,做深一点,搞研究的透一点。回忆起自己还在厦门大学读书时候参加长跑比赛,总是起跑很慢,小步快跑,最后总在冲刺的时候一骑绝尘。而德邦这家公司,这么多年也深深打上了崔维星的个人烙印。
 
  做快递:未起步就投入5000万
 
  更名“德邦快递”后,德邦的“大件快递”生意似乎做得风生水起:首月(7月)就完成了9000万的收入,随后两月每个月都有30%的增长,预计9月将达到1.6亿元。
 
  谈及更名和转型,崔维星透露,将近十年前,就有人建议他做快递,“但当时还是比较保守的,也不懂快递应该怎么做。”
 
  不过德邦还是找来IBM做战略咨询,用两三年时间把组织架构、人力资源、IT进行改进。后来又找到麦肯锡,按照麦肯锡提供的方案进行招人、和第三方公司合作,再加上搞推销、广告、做研发。
 
  崔维星透露,在快递业务还没正式开始做之前,就已经前前后后花了5000万,直到5年前才正式开始进入快递市场。
 
  “公司那时候在快递业务方面的转型一直都有,三天一变三天一变。”现在回忆刚起步快递业务的日子,崔维星都显得心有余悸,当时没有自己的快递网络,最早就选择落地配公司合作配送。但是由于十几、二十公斤的货物太多,很多落地配公司慢慢就不配送了,自己来配送,网点覆盖又不够。
 
  “这个转型开始是很难的,当时做了不少广告,但是因为网络还未铺设完善,不能帮助客户解决点到全国的快递需求,在这个探索的过程当中,不断升级运营模式和网络。”崔维星回忆到。
 
  就是这样,一面在零担市场“厮杀”,德邦的快递业务一直没停止布局的脚步。近年来,德邦的快递业务增长速度愈发引人关注,2018年半年报显示,公司快递业务同比增长58.65%。
 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相比于2017年,德邦的快递业务占营收的比例从34%上升到43%,快递件业务量占总业务量的比例也从87%上升到90%。
 
  而当年让德邦“头疼”的网点覆盖问题,现在似乎也不成问题了。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9月,德邦的网点共计10641个,其中直营网点6016个,事业合伙人网点4625个,已基本实现全国省级行政区、地级、区级城市的全覆盖,其中乡镇覆盖率达到93.4%。
 
  不过现在崔维星却说,网络没这么重要了。“没有规模、网络的时候,网络是很重要的,但是现在顺丰、德邦、中通、韵达的网络都扩大了,大家就没有区别,就要从高科技,客户体验,人才培养,内部管理等方面竞争。”崔维星讲到。
 
  同时他表示,未来快递业务的比例还将继续增长,同时要将大量的快递业务和零担业务融到一块,提高效率。但是对特别大件的快递,会慢慢提高专业化的服务。即“快递业务高速增长,零担业务稳步增长。”
 
  说转型:快递市场机会更大
 
  面对德邦的更名和转型,业内很多分析师表示过质疑,快递分析师赵小敏就认为或有些“激进”。“德邦应该在快运领域做到绝对第一,或者引领者,同时在快递领域做行业解决方案或定制化服务。”他表示。
 
  崔维星表示,现在德邦的快递收入跟其他业务差不多是持平的,快递大家日常在生活中都用,跟客户的联系更加密切,或者更详细一点,快递的这个形象也跟大家的连接更密切。
 
 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,崔维星在快递市场看到了更大的机会。
 
  实际上,德邦曾经所在的零担市场,拥有比快递行业更大的市场空间。《中国零担快运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前景预测》显示,2017年我国零担快运市场规模约1.25万亿,是快递市场规模的2倍。但零担行业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,市场集中度低,排名前10名的企业市场份额合计占比仅3%,市场竞争格局分散。
 
  “在快递市场,规模做大了就有优势,而快运市场的集中度目前还非常低,哪怕一、两家公司规模很大,要集中起来,难度也很大。”崔维星表示。
 
  他进一步解释,快递是规模效应特别明显,规模越大,效率越高,成本越低。“整车的规模效应没那么明显,零担规模效应比较明显。”
 
  而切入快递行业,德邦和麦肯锡等咨询公司一直都在讨论,得出的结论是:做小件,没什么机会;做大件,有一点优势,所以做大件。
 
  不过,随着通达系、顺丰等快递公司的系数上市,快递市场的格局似乎已定,而线上电商日益红利见顶,此时介入快递市场,即便是刚起步的大件快递市场,留给德邦的空间又有多大呢?
 
  崔维星认为,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最快的是电商,虽然增长速度有所放慢,但是百分之二三十的这个增长也是可观的;未来,即使电商的增长结束了,那么对快递企业来讲,过去可能粗放式发展,精细化的管理,或许会带来新一轮的红利。
 
  谈未来:加大科技投入
 
  “最近高尔夫球都打得少了。”谈到公司更名及转型后的变化,崔维星笑道,“曾经在零担市场一眼望去没对手,现在一眼望去全是对手。”
 
  崔维星坦言,以前觉得没对手,自身的变化就慢了,现在处于高竞争行业,包括高科技、投入、改进、培训等方面都在跟华为等优秀公司学习,不断发挥潜力。
 
  虽然零担的基础对德邦来说有一定的优势,但是在快递这个永远不缺竞争与挑战的市场中,即便是刚起步的大件快递也已经聚集了物流界的不少新兵老将。
 
  除了优速、日日顺以外,顺丰、“三通一达”等快递公司对大包裹业务都有所布局。顺丰有专门的业务板块,分为重货快运、重货专运、重货包裹和小票零担;“三通一达”则相继起网快运,并将快运作为重要的发展方向。中通快运在8月16日宣布日均货量达到1万吨,显示出其在大件物流市场的强劲势头。
 
  对此,崔维星认为,大件快递市场还刚开始,目前,大家都还是刚起步阶段,也都有机会。
 
  不过正是身处竞争激烈的快递红海,崔维星愈发意识到科技和信息化的重要性。在物流领域,科技也正成为各家竞争关键,随着阿里京东等互联网企业大举入场和科技、信息化投入,竞争一度呈现白热化,顺丰更是将自己对标为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。
 
  “德邦快递未来要有所成就,必须在科技方面有所投入,虽然我们现在有一千多人的科技团队,一千多人的IT人员,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本,也跟非常多的外部公司进行合作,但是还不够,我们未来的空间还非常巨大,我们想在科技方面做到更强,更好。”崔维星表示。
 
  一直以来,有人称德邦为快递届的华为,还有人称其为小顺丰,面对如上评价,崔维星略带腼腆地笑了:“这些都是外界对我们的赞誉,我们更多的还是做自己。”不过他也认为,无论是华为还是顺丰,都有很多值得他们学习的地方。
 
  谈及并购、开拓新业务计划时,反复被崔维星提及的是“保守”二字。在其他快递公司研究无人黑科技、甚至发力新零售开拓服务边界时,崔维星却这样讲:“目前德邦的重点还是在一个行业的深耕,先把零担和大件快递做好,同时培育仓储业务和跨境业务,稳步前进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